渡芦

社恐患者圈子众多,邪恶混乱杂食人

“仲甫兄,你这葡萄架子不错啊,什么时候搬来的。”李守常问道。

他一进门就被绿茵茵的葡萄秧吸引了目光,阳光从架上投过,正好在座椅上打一个阴影,形成个天然歇凉亭。

“还行吧?汪孟邹的注意!守常,坐。”陈仲甫笑着走出房门,手里提了一壶茶,“夏日炎炎,藤下乘凉。有清茶一杯与好友相伴,多好啊。”

茶水进盏,茶叶在杯底激荡冲出点点泡沫,香气四溢。

【遥梦】忘情(一)

预警:

逍遥子×晓梦

ABO设定。文未完成,先挖个坑。

私设逍遥子年纪不太大,模糊了年龄。

其实逍遥老儿年龄大点也不是不行,老当益壮啥的(不是

无逻辑,文笔差,邪恶混乱,时间线混乱,人物ooc产物,我自己写的时候又爽又雷,不适请退出,也欢迎大家的各种评价!(除攻击其中角色的言论)

↓↓↓点击句号

 




【马恩】短打无题



恩格斯透过眼前有些虚幻的阳光依稀看见了他那老朋友的影子。

有年轻时同他争论的,有中年时同他一同开怀大笑的,也有老年时同他相互安慰的。

说实话,他从没想到那一次简简单单的在咖啡馆的见面会让他们的羁绊变得如此之大,他们之间的友谊从一根脆弱的细丝变为如今的一根粗厚的麻绳,再也不能将他们两人分开。

再也不能。

恩格斯慢慢靠在身后的椅背上,这椅子是卡尔生前写作的椅子,也是卡尔从这世上离开的地方。

这人竟是一点也没把自己放松下来过。

恩格斯微阖着眼睛,浅绿色的眼睛里是连他自己都看不懂的情绪,他把手指流连在椅子扶手上来回摩挲很快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坑洼处,那是卡尔生前最喜欢做的动作,他说这样可以让他短时间平静下来,无需再去想那些令他心烦的账单和杂务。

时间久了,椅子扶手上都被他摸出了坑洼。

水滴石穿,感情也是这样,从一开始对他精神世界和才华的敬仰,再到后来两人之间深厚的情谊,总是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直到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彼此都已经在对方心里占了那么重要的一个位置。

他们之间的感情更深,这种感情超越所有,甚至可以让他透过无尽的虚幻,同他的老朋友再次在思想的领域上碰撞出激烈的火花,燃烧一切。

【李赵】地瓜烧可不能多喝

本来想写车但不知为何半路熄火(。

挺早以前写的了偶然翻到斗胆发出来供大家娱乐下hh

————


“政委……”门外传来魏和尚的声音。


屋内赵刚正靠在小桌旁看书,桌面上的烛火昏暗,看的他眼睛有点疼。


赵刚把书放下扬声道:“进来吧,有什么事。”


“不,不是,那什么……”


“和尚,今天怎么扭扭捏捏的。”赵刚笑着走出房门,一掀门帘就看见魏和尚脸上带着憨笑,背上还挂着个李云龙。


————————————————————


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恍惚之间赵刚被李云龙压倒在炕上,那人脑袋伏在他的颈窝呼哧喘气——带着股酒味。


又喝多了,赵刚皱了皱眉,神仙知道这大团长从哪弄到的酒,他打摆子的老毛病刚康复的有点起色没过几天就又破了戒,得,从头开始,保不齐还更严重了。


“老李,老李!”赵刚扬起手拍拍李云龙,“别睡了!前几天我说什么来着,不让你喝,喝了酒这病好不透,你可倒好啊,不仅喝还喝个酩酊大醉……”


喝醉酒的团长嘴里哝咕一声,只觉得这大政委话怎么这么多,脑袋又朝着颈窝凑凑,鼻尖不经意划过赵刚的脖颈,引得身下人一颤。


李云龙莫名挺喜欢这个触感,湿漉漉的,还挺滑,带着股暖意,他只觉得自己有点发冷,凭着本能就向暖源靠近,鼻尖上上下下顺着那一道弧线来回晃,灼热的呼吸惹得一片皮肤染上点粉色,赵刚觉得自己莫不是也被酒味熏得头脑有些不清醒,由着这家伙胡来……不由自主的,一呼一吸顺着身上人的动作有些发颤。


可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赵刚猛的反应过来,抬手把李云龙推翻在一边,然后直起身子坐在炕沿上擦擦脸上的汗,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脸上通红一片,刚刚的心跳声如擂鼓。本来只是想扶着李云龙回房间休息,谁知道这家伙直接不含糊的给他按倒了。


一边这么想着,耳边又传来李云龙模糊的言语,他凑近一点去听,只听见几个零星的“睡觉。”“困了。”


“什么?”


“老赵……”


这一句声音大了点,赵刚听的真真的:“怎么了老李?”他俯下身问。


李云龙哼唧几声:“你,你帮我脱脱,他娘的这鞋怎么这么……”


赵刚有点无语,行,倒还没醉的脑子不清醒,还知道好赖舒服,他从炕上下来帮着李云龙把那双被纠结了半天的鞋脱下来,顺手把棉衣外套和裤子也拽下来,只留了里衣。折腾半天那人总算是没了动静,呼噜也开始震天响,看来是舒坦了。


“我走了,老李你好好睡吧。”赵刚走到门口丢下句话,寻思说也是白说,不禁叹口气,他这政委当的,怎么和老妈子似的。

【李陈】任君采撷

●是车,人物ooc有
守常×仲甫 前后有意义
●仲甫守常属于大家属于他们彼此,ooc属于我!

走链接 图片翻转+镜像

重发n次😭劳烦大家再试试😭

【姜子牙】风雪

北海已经连续下了半年的雪了。

照以往的气候来说此事十分反常,因为各类山精野怪在此过了多少年也从未见过下雪连续下这么多天的,往日下雪下大连续下几天的状况也不是没有,下半个月就顶天了,这一下就半年的还真是从未经历过。

“操,什么鬼天气。”酒馆门前扫雪的牛精骂了一句。

所幸雪不大,一开始也就是天空上纷纷扬扬撒点小雪花,这几日不知怎的雪稍微大了点,没多久酒馆门前刚扫净的雪又纷纷扬扬落了一片。

牛精骂骂咧咧的把扫帚扔在一旁转身气冲冲的走进屋内,脚底的雪踏到地板上差点摔了一跤,于是他没好气的带着点报复性质的使劲剁了几脚,惹的屋内的蟾蜍老板嚷嚷一句:“你个刺头别把我地板剁穿!”

牛精不可置否的撇撇嘴,又使劲踏了几下才进屋。

酒馆内昏昏暗暗的,从窗户透进来点白光,火盆里噼里啪啦的作响,牛精又添了点柴火,抬眼看见几张桌上零零散散坐了点人……阿不,妖。

他在炉火旁暖了暖身子,去了去身上的冰雪气,然后找了张椅子坐下歇息一会儿。

坐在他旁边和他挺熟的一鹿妖可能是喝的有点多,搂着牛精就嚷嚷开了:“兄……兄弟!你说!这雪……雪!下的反不反常!”

牛精寻思这不废话,然而还是很给面子的迎合一句:“反常反常。”

那妖咕嘟咕嘟又灌了一口,接着说,:“就……就半年前来的……来的……内个谁来着……”鹿妖打了个饱嗝接着说:“就那姜子牙,是……是不是打他来这雪就开始下!”

牛妖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鹿妖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开始沾沾自喜起来,磅的一声大掌就拍上了桌子宣读自己的结论:“这……这雪绝对和他有关系!”

“行了行了,你他妈别耍疯了,啥话都说。”牛精挪挪凳子,尽量离他远点。

“我倒觉得这哥们说的有点道理。”一旁的妖怪插了一句,牛精抬头一看,呦,是个马精。

马精慢条斯理的阐述自己的想法:“而且就是他把狐妖放出来的,听说这妖狐已经杀了不少人了。”

这时一旁呼天喊地带动群众气氛的鹿妖突然不说话了,牛精有点诧异,扭头朝门口一看进来一个人。

是姜子牙。

酒馆里瞬间变得鸦雀无声,进来的那人倒未在意因他而引起的气氛变化,脱下身上的蓑衣抖抖上面的雪将它放于桌上,然后就走到柜台前和掌柜要了坛酒和几个烧饼,末了补上一句都带走。

牛妖有点诧异,这姜子牙不是昆仑山上的道士吗,道士怎么还喝酒……

给完钱后姜子牙就坐在靠近炉火的一张桌前等待,目光静静的看着跳动的火焰和冒起的烟,不知在想什么。

鹿妖不服气的嘟囔一句:“嘁,瞧那苦大仇深的样好像谁欠他钱似的。”

牛妖从背后使劲锤他一下,寻思这货又说啥呢!正主在这还他妈说。

没多久小二就把东西放于桌上,姜子牙从怀中掏出钱放在桌上,穿上蓑衣拿上酒坛和包好的烧饼,朝小二道了声谢,便走出了屋子。

整个过程也就几分钟,牛妖却仿佛感觉过了一个世纪,这姜子牙看起来软善可欺,身上透露出来的威压却大的让人喘不过气,对了,内词叫什么来着,哦对,主角光环。

金鱼岂是池中物啊。

姜子牙刚刚走出门槛,牛妖就听见门外传来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似是对姜子牙说的。

“冻半天了我,你有够慢。”

“让你进去你不进。”是姜子牙的声音,带着点无奈的语气。

“哎呀行了行了快走吧去你家喝几杯,在山上不让喝憋死我了……”那人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就消散在空气之中,许是越走越远了。